◆中兴通讯大视频开启面向5G的Mesh CDN解决方案(2018年9月17日)
◆中国移动完成首个基于3GPP R15标准的5G端到端8K超高清视频业务演示(2018年9月12日)
◆中移5G承载高峰论坛在深召开,中兴通讯等共同验证SPN成熟(2018年9月6日)
◆中移动携5G、物联网等新技术和产品 亮相首届智博会(2018年8月23日)
◆中兴完成5G国测第三阶段NSA 3.5GHz室内基站和核心网测试(2018年7月27日)
◆苗圩:把推动两化深度融合作为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的“扣合点”(2018年7月6日)
◆首届“信息通信行业工匠”命名暨事迹报告会在京举行(2018年6月26日)
◆向下一代互联网迈进 阿里云联合三大运营商全面提供IPv6服务(2018年6月20日)
◆5G全球统一标准今天正式出炉 5G智能手机将于2019年面市(2018年6月14日)
◆三大运营商对5G组网方式的不同看法(2018年6月1日)
   ◆  中国电信调资愿望落空 
 
2003-1-13
  本月初,一则小小的复函出现在国家计委的官方网站上。该复函称针对中国电信提出的调整固定网本地电话通话资费标准,国家计委表示:“2001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已经对电信固定网基本资费进行了重大的结构性调整,近期不会再做调整。”
  可以想见的是,中国电信此前一定希望调整固定网本地电话,也就是普通市话的资费标准,但显然并没有得到国家计委以及相关政府主管部门的认可。

处境尴尬

  有相当接近事实真相的权威人士向记者透露,据他了解,此次中国电信确实希望调整普通市话的资费标准,有可能的调整方式是把目前每3分钟结算一次的标准提高5分钱到1毛钱,或者把每次的结算时间单位由3分钟改为1分钟。
  “电信的市话一直是亏损的,尤其是在西部地区和竞争比较激烈的地区。”这位权威人士评价说,“虽然中国电信如期在香港上市,但是上市后一直比较平淡,这次资费调整除了希望能切实提高营收外,电信也想为股市创造一个形象。”
  中国电信作为上市公司想要追求盈利本来无可厚非,但是以目前中国电信市场的情况,中国电信在追求盈利之外,还不得不考虑一个普遍服务的问题。有业内人士评价说,中国电信还要在追求盈利和普遍服务之间徘徊很久,这样的一道两难选择题并不好回答。
  近一两年,有关普通市话的政策和资费标准都做出了一系列的调整。在普通民众经历了免初装费等诸多好处之后,中国电信却迎来了自己的尴尬局面。种种优惠政策出台后,中国电信大大增加了用户数。但是让电信高兴不起来的是,这些新增加的用户往往是农村用户以及中小城市中的低端用户。这些用户往往只接电话,很少甚至是从不往外拨打电话。但是电信仍然要相应地提供设备安装以及基本的维护费用。
  业内知名人士项立刚对此分析说,以目前市场的发展情况来看,中国电信想要大规模增加固网用户已经不可能,而且今后增加的用户大多数也不是优质客户。中国电信的压力会越来越大,而且这已经影响到了中国电信今后在固网上的业务发展。
  不久前,中国电信因提高与海外的接驳费用,遭到了一片指责。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实际上当时中国正和欧洲谈判固网的互联互通问题,但是欧洲方面认为中国固网的用户质量不高,谈判陷入僵局,中国电信终于决定提高海外接驳费用,而且一次就提高了8倍。中国电信私下向一些专家表示:“与其和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谈,还不如一次到位,把钱都涨够了。”但这样的举动更彰显了自己的“技术官僚”形象。

  歧路徘徊

  有市场观察人士表示,不排除这样的可能,中国电信将做出结构性的调整,也就是在增加对发达地区和优质客户投入的同时,在一些欠发达地区收缩战线。比如一些农村地区和中小城市,中国电信将有可能在投入和发展新用户上放缓脚步。至于释放出来的市场空间能否为其他固话运营商提供商机,业内人士表示,在那样的市场恐怕很难赚到钱,其他运营商不会贸然跟进。反倒是重点城市的竞争将更加激烈,比如前一段时间联通在天津就推广了固话业务。
  当然对于中国电信来说“曲线救国”也不是一条好的策略。由于固网技术已经没有大的突破,移动业务和数据业务对中国电信来说就更加有现实意义了,尤其是像小灵通这样的业务。仅就目前来看,小灵通的确成为电信抗衡移动、联通的一件利器。电信专家阚凯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电信的本地和长途业务的高端用户早已开发殆尽,发展放缓,在未能找到更好的利润增长点之前,中国电信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寻找自己的定位。
  上市重组前受资费调整、移动通信竞争、IP电话冲击长话等因素的影响,中国电信的收入增幅仅有5.66%,不仅低于同期国内电信业15%的增长速度,也低于GDP的增长速度。其中,资费大幅下调影响十分明显,中国电信全年因此减收161亿元。重组后,中国电信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下降,在全行业的收入比重将从50.9%下降到33.9%。
  另外,业内人士分析中国电信也会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多打擦边球,比如不久前中国电信旗下的广东电信就开展了一项所谓“游子归家”业务,被移动和联通指责为有单项收费的嫌疑。不过来自信息产业部方面的消息给中国电信吃了定心丸,也有可能大大增加中国电信今后的信心。信息产业部的有关人士近日表示,信息产业部对“游子归家”业务初步定性为商业行为,这意味着中央将不会干预电信今后新服务的推出。广东电信科研院的人士表示,新业务已经上报中央,而且将以广州、深圳、东莞为试点,稍后有可能被推广到广东甚至是中国电信的全国网络用户。

  解决之道

  除了剑走偏锋的偷袭之外,中国电信还要面对一些更加本质的问题,那就是在自己核心的固网业务上,如何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
  信息产业部副总工程师杨培芳表示,上一次固定电话资费标准和政策的调整,主要是把国际长途和互联网网费降了下来,同时农村用户大大增加,扩大了电信的营业区域。“但是现在通话技术的发展已经使成本和通话距离远近的关联度越来越小,和通话时间的关联度越来越小。”所以在固话标准上应该推广在国外广为应用的包月制,也就是每月到一个金额就封顶,而不是现在以秒计费的方式。“因为电话线接通后,打与不打,打多远的距离和时间,其对电信运营的成本并不是特别大。”杨培芳向记者解释。香港地区在1998年前包月费用是68港币,现在涨到了90港币,而中国电信普通用户目前一个月的电话费用只有不到50元人民币,专家表示包月制的实施是鼓励用户多打电话,从而提高APUR值,而这个数据是资本市场考验电信运营商经营水平高低最重要的数据之一。
  至于普遍服务,有专家表示这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都需要解决的问题。从本质上讲普遍服务和盈利是矛盾的,但是应该在机制上给予改善,让普及服务走向专业化和制度化。项立刚介绍,不久前曾经有人呼吁成立一个普遍服务基金,由咨询机构或是研究机构这样的第三方会同政府一起负责,向几大电信运营商征收费用,然后专门用于解决落后地区的电信服务问题。
  但是在收费上,运营商们各怀心事,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收谁,不收谁,收多少,各大运营商都谈不拢。而中国目前也没有这样的独立监管机构,光靠信息产业部的几个人也根本管不过来。”不过,以专业化的基金解决普遍服务的问题,已经是大势所趋。

摘自中国经营报
| 首页 | 关于大用 | 大用新闻 | 产品技术 | 业界信息 | 客服中心 |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
京ICP证号 京公安网备110108006099号
Copyright© 2002-2011 UNIWAR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