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大视频开启面向5G的Mesh CDN解决方案(2018年9月17日)
◆中国移动完成首个基于3GPP R15标准的5G端到端8K超高清视频业务演示(2018年9月12日)
◆中移5G承载高峰论坛在深召开,中兴通讯等共同验证SPN成熟(2018年9月6日)
◆中移动携5G、物联网等新技术和产品 亮相首届智博会(2018年8月23日)
◆中兴完成5G国测第三阶段NSA 3.5GHz室内基站和核心网测试(2018年7月27日)
◆苗圩:把推动两化深度融合作为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的“扣合点”(2018年7月6日)
◆首届“信息通信行业工匠”命名暨事迹报告会在京举行(2018年6月26日)
◆向下一代互联网迈进 阿里云联合三大运营商全面提供IPv6服务(2018年6月20日)
◆5G全球统一标准今天正式出炉 5G智能手机将于2019年面市(2018年6月14日)
◆三大运营商对5G组网方式的不同看法(2018年6月1日)
   ◆  ITU欲改IPv6地址分配权 部分将免费发给各国  
 
2005-4-6
  新浪科技讯 4月5日上午9时,电信联盟电信标准化局局长赵厚麟公开表示,希望“在IPv6的地址中划出一块,由国际电联(ITU)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则免费直接分配给每个国家,再由各国根据各自的管理办法在各自的国内市场分配管理”。如果这一建议成行,全球互联网IP地址分配将结束由ICANN一家垄断的局面。

  赵厚麟是在“2005全球Ipv6高峰论坛”主题演讲中做出如上表示。目前,发展中国家,尤其中国,互联网IP地址一直处在短缺状态。Ipv6地址的申请也一直没有占到主流。因此,赵厚麟的表态引起了现场部分专家共鸣。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担忧,认为政府部分插手互联网IP地址将影响互联网的“自由”精神。

  新浪科技将赵厚麟现场演讲中的精彩部分整理出来,以飨读者。以下为赵厚麟演讲部分内容:

  国际电联(ITU)于1865年成立,1947年成为联合国负责全球电信事务的专门机构,现有189个成员国和近700个所谓的“部门成员”,即工业界成员。中国于1920年加入国际电联。中国大陆有7家公司,香港有6家公司,澳门有3家公司是国际电联的“部门成员”。我在2003年的那次会议上代表国际电联明确表达了对IPv6的支持,也表达了希望中国有关方面在积极推动IPv6在中国的发展的同时,积极关注和参与国际上和地区内关于IPv6的管理的研究,为改善国际上对IP地址的管理办法,为世人提供一个公平、合理、透明和适应市场发展方向的机构和安排而作出应有的贡献。此后,我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举行的类似会议上,比如说,2003年5月在伦敦召开的IPv6研讨会上,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大家都知道,IPv4的地址容量现在成了制约因特网发展的瓶颈。对此,中国的体会尤为痛切。据统计,中国的网民到2004年年底已经高达9000多万,但中国所拥有的IPv4的地址还不到5000万,占IPv4全部地址的1/100多一点,每26个中国人只能分享一个地址。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2亿多人口,拥有近12亿地址,占IPv4全部地址的1/4强,平均每个美国人享有6个地址。中国预测,中国的网民数量还将大幅度上升,但中国能获得新的IPv4地址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困难。中国的地址利用率也许是全世界最高的。但这个高利用率并不能令人骄傲,反而充分反映了中国的无奈。类似中国的问题很可能不久就会在印度出现。另一方面,IPv4系统中的40多亿的地址至今还有35%没有分配。为什么一方面有人苦苦申请地址而很难得到,而另一方面有那么多的地址搁置一旁无法使用,问题在哪儿? 人们还清楚,中国全部IPv4地址加起来还不及美国的某个大学,或某个公司各自所拥有的多。这又是什么问题? 追下去问题还很多。人们一致承认,IPv4地址分配是极不合理的。但人们无法去追究责任,也无法改变现况。地址分配不合理的问题其实不仅是当初认为无限大的地址容量后来很快变成地址有限了。更重要的一点是,地址分配和管理的机制和体系难以令人满意。中国有句老话: 不患寡而患不均。那么怎么求得公平? 谁来保证公平?提到国家层面上,人们很自然地引伸到与主权和安全有关的话题。人们注意到,正是由于所有这些问题综合起来,使得因特网管理成为2003年12月召开的世界信息峰会上两个未能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而需要继续研究和讨论。我在2003年4月的那次IPv6峰会上呼吁,我们要从IPv4的应用中汲取教训,早日商讨对策,否则IPv6将会重蹈覆辙。其实,关注IPv6的有识之士都在为此呼吁。比如APNIC就曾经于同一时期,即2003年4月底在日内瓦向国际电联的成员们表达过相同的意思。

  IPv6的地址容量比IPv4大得多。它的天文数字级的地址容量对改善,甚至从根本上改变上面提到的许多问题是有帮助的。IPv6作为因特网今后发展中必不可免的地址系统, 已经逐渐成为共识。国际电联密切关注和大力支持IPv6在全球的发展。国际电联很高兴地看到,中国在运用IPv6技术方面取得了很多突出的成就。去年年底,国家发改委等8部委联合宣布,下一代互联网——CERNET2主干网正式开通。据报道,中国首个IPv6商用网将于5月试运行。国际电联对此表示极大的兴趣和热烈的祝贺,并衷心希望中国在IPv6的运用方面取得更大的成果。

  我觉得,IPv6的巨大地址容量确实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很多问题。但仅仅宣传该系统的天文数字的地址容量,不注重地址的分配和管理机制,可能会失之偏颇,并将不能解决一些重大问题,特别是不能解决与国家主权和安全有关的那些问题。现在IPv6地址的分配基本上还是沿用IPv4的路子,还很难说完全公平合理。先入为主,先到先满足的原则对后来者有欠公允。发达国家和一些占风气之先的国家抢占地址的现象还很普遍,并可能愈演愈烈。政府部门的位置究竟怎么摆放等等。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在国际上建立一个权威的公平的合理的管理机构仍然是国际社会继续努力的目标,甚至是当务之急。中国在这方面也已经表达了一定程度的不满和要求改革的愿望。我在网上看到,国内有两种意见,一是要求去申请尽量多的地址。另一种意见认为犯不上着急,IPv6地址取之不尽,没有必要去争抢。我在网上查了一下,中国已经申请到手的,包括提供给试验用的,全部IPv6地址约占全球已经分配出去的地址的1.7%,约为日本的1/9,美国的1/8,韩国的1/3强。在全球的排名榜上占第16位,甚至少于台湾地区的拥有量。我觉得眼下重要的不在于手中的地址多少,也不在于将来能否争得多少新地址。我觉得,问题在于中国对眼下的体制是否满意,是否感到能在那里受到平等对待,以及是否能把握自己未来的命运。我很想听听中方的意见。

  为了回应一些国家的诉求,并应国际电联有关方面的明确要求,我于2004年11月份准备了一份文件,题目是“国际电联和因特网管理”可以在国际电联标准化部门(ITU-T)网站上找到。我在其中的第4.2节和第4.4节谈了对于IPv6的管理和应用的一些意见,并提出了一个新的设想。我在文章中提出,能否在目前由几个大区民间登记分配机构来分配管理全球IPv6地址的基础上,在IPv6的地址中划出一块,由国际电联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则免费直接分配给每个国家,再由各国根据各自的管理办法在各自的国内市场分配管理。这样一来,主权问题也许可以有效地解决,各国可以更有效地规划建设各自国家的网络和服务,而网民们在选择申请地址时多了一个选择对象,有利于加强市场竞争。与此相关的是,我们也希望各国能建立各自的国家级的地址分配管理机构,统一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国际电联将建议加强政府在因特网管理中的地位和作用,同时也将建议各国政府考虑将与运营和商用有关的工作交给民营机构去做。我们所希望的只是为我们的共同未来找到一个更好的安排。我的一些朋友们,包括在场的一些朋友,对我们的建议表示了关切,还提出了很好的意见和建议。与大家一样,国际电联十分关心因特网的稳定和安全,也十分关心市场的开放和健康发展。国际电联和我本人将会认真负责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特别是朋友们的意见,谨慎从事。我愿意郑重表示,国际电联从来没有,今后也不会去提出一个由国际电联单独分配管理全球IPv6地址来取代目前由一些民营机构分配管理地址的安排 国际电联希望重申,我们建议搞一个双轨制 或者叫 “一球两制”,即国际电联支持现行的那些有能力的全球性和区域性的非赢利的民营的IP地址管理机制继续存在并健康发展,同时,国际电联建议建立一个新机制,由国际电联向各国免费分配一部分地址,由各国的地址分配管理权威机构在本国内进行按需分配,并建议各国政府考虑将那些操作性的乃至带有商业行为的工作交给有能力的民营机构执行。我们所建议的双轨制是在综合全球电话号码分配,IP地址分配和其他公共资源的分配方法的利弊后提出来的一个新思路。国际电联希望,中国将在这方面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我将利用参加本次会议的机会与中国和国际上的专家广泛交换意见,我也愿意听取代表们的意见。让我们共同努力,创造IPv6的美好未来,创造全球因特网的美好未来。
| 首页 | 关于大用 | 大用新闻 | 产品技术 | 业界信息 | 客服中心 |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
京ICP证号 京公安网备110108006099号
Copyright© 2002-2011 UNIWAR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