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大视频开启面向5G的Mesh CDN解决方案(2018年9月17日)
◆中国移动完成首个基于3GPP R15标准的5G端到端8K超高清视频业务演示(2018年9月12日)
◆中移5G承载高峰论坛在深召开,中兴通讯等共同验证SPN成熟(2018年9月6日)
◆中移动携5G、物联网等新技术和产品 亮相首届智博会(2018年8月23日)
◆中兴完成5G国测第三阶段NSA 3.5GHz室内基站和核心网测试(2018年7月27日)
◆苗圩:把推动两化深度融合作为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的“扣合点”(2018年7月6日)
◆首届“信息通信行业工匠”命名暨事迹报告会在京举行(2018年6月26日)
◆向下一代互联网迈进 阿里云联合三大运营商全面提供IPv6服务(2018年6月20日)
◆5G全球统一标准今天正式出炉 5G智能手机将于2019年面市(2018年6月14日)
◆三大运营商对5G组网方式的不同看法(2018年6月1日)
   ◆  电信专家阚凯力炮轰小灵通:只是电信敲门砖 
 
2003-7-3
  中新网6月30日电“小灵通”,一种没有正式身份却大举扩张的电信业务,一个技术落后但受到市场欢迎的通讯产品,突破层层限制,急速市场扩张,它是否具有生命力?它能否影响手机话费下调?它会不会促成单向收费?

  电信专家阚凯力近日在中央电视台《面对面》节目中,详解小灵通市场扩张背后的原因,分析手机收费单双收之争的实质与前景。以下是cctv.com对访谈节目的文字整理。

 
  -人物简介:

  阚凯力: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电信法》起草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曾任世界银行电信政策和发展战略顾问;主要研究领域为电信及信息产业政策和企业经营策略。

  王志(主持人):为了今天这个采访我上网查了一下,我有一个感觉,作为一个大学教授我从来没有见到哪个教授这么引起人们的关注?

  阚凯力:是吗?谢谢。

  王志:为什么引起关注呢?你有想没有想到过这个。

  阚凯力:可能因为我研究比较多的就是现在电信业一个热点问题,电信业本来因为越来越深入全国老百姓,全国消费者的生活,所以本来大家就比较关心。

  因为敢说话,阚凯力被很多媒体称为"电信业永不停息的大炮"。日前,他针对在市场上高歌猛进的小灵通又发出惊人之语:不出3年,小灵通必将退出历史舞台。

  王志:那可能在你的眼里来说我们选一个电话的时候既要注意它的费用也要注意它的效果,又可能考虑它的长期适用寿命。

  阚凯力:是的。

  王志: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可能首要的就是费用。

  阚凯力:对。

  王志:这不能成为选择的一个理由吗?

  阚凯力:完全是非常正当的理由。这个但是我一个有两个不同的角度,一个消费者自己的消费,另一类就是国家的监管,消费者的消费,哪怕我完全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我也要考虑它将来的使用寿命有多久,出去我预测这个小灵通我买这个手机也好或者怎么也好,用不了一两年两三年,整个就报废了,那你消费者还不上算嘛?不划算对不对。因为它没有长期的使用寿命。所以我觉得一个考虑经营期,从消费者自己来讲,另外还考虑远期。当然从电信监管这个角度,更多的要考虑消费者的长远根本利益。那么怎么来维持和建立一个公平有效的一个竞争格局竞争环境这个应该是根本的出发点,因为公平有效的竞争是保护消费者利益的一个最根本的一个手段。如果一个东西,它短期对消费者有好处,但是长期来讲,是破坏这个公平有效竞争的话这个还是违背消费者的根本利益,而小灵通在这就非常典型的一个例子,

  在阚凯力眼中不符合消费者根本利益的小灵通,在市场上却受到众多消费者的欢迎。这种最初被用于解决边远山区通讯问题、被专家认为技术落后的通信产品,凭借其远低于手机的话费水平和单向收费,不断突破有关部门的限制,在全国各地的市场上攻城拔寨,发展迅猛。而小灵通进入北京,更是被媒体称为:突破最后的禁区。

  王志:那(小灵通)进入北京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阚凯力:(小灵通)进入北京,这个很多人把这形容在中国最后一个禁区。我说小灵通进入北京尤其是大规模放号,只能会促使它的内在的本质不可克服的一些问题,更快的暴露出来。

  王志:那可能到7月份马上就要在城八区要放号了,你觉得会有很多人去买它的小灵通吗?

  阚凯力:我觉得有可能,有可能很多人去买。因为小灵通它有个买点很吸引人,便宜嘛对吧。而且无论从媒体上各个方面,这个造势又造的很大,又大量的炒作,所以我相信会有人去买,而且会买的很多。但是他绝对用不上,因为小灵通从技术来讲,它有最大本质的不可克服的一个问题,就是它是一个基于无绳电话这么一个技术,它本身不适宜大规模的尤其是高密度的这种公众的大规模的使用。

  王志:你认为就技术而言,小灵通没有前途。

  阚凯力:是的。

  王志:那到底落后一种什么样的程度会不会影响到使用。

  阚凯力:是。非常。就是说因为它的基站覆盖的面积小,容量又很小,所以这个用户一旦多,这个基站范围就完全堵塞掉了,就不要想再打通了,甚至以前打的可能都得断掉。所以这就是说,它这种技术它不可克服的弱点就是不适应大规模的工作使用,尤其高密度的这种使用。

  王志:你认为它从技术上是没有前途的。

  阚凯力:是的。

  王志:但是使用也不是从今天开始,从1998年开始。

  阚凯力:是呀。

  王志:而且很多人用这个也感觉不错。

  阚凯力:但是同样还有大量的用户,这个用了一段就发现它实在是不好用,然后给丢掉了,这个也是大量的。

  王志:那为什么那么受消费者欢迎呢?

  阚凯力:就是因为它便宜,应该说它惟一的卖点就是它便宜。

  1999年,中国电信的移 动业务被拆分出去单独成立中国移 动公司,由此,中国移 动公司和此前成立的中国联通公司成为仅有的两个有资格经营移 动业务的运营商。2002年,中国电信再次被拆分为电信和网通南北两个公司。在阚凯力看来,电信和网通大力发展小灵通,其本意在于谋求再次获准经营利润更高的移 动业务。

  王志:那你认为推广小灵通这种运营商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阚凯力:就是它继续认为自己要寻找增长点,继续要达到高速发展,怎么办?现在发展最快的业务就是移 动通信,所以既然三年前移 动通信被拆分出去了,一分为四,所以它要通过小灵通这种手段重新搞移 动通信业务,但是小灵通我明知这个技术上没有发展前途,用户一多它就会垮,那怎么办?政府你要对我所发展一千几百万用户也好,或者更多的用户,你得负责,怎么办?你得发给我移 动牌照。

  王志:那你的意思只是一个手段?

  阚凯力:对。

  王志:醉翁之意不在酒。

  阚凯力:醉翁之意不在酒。

  王志:那监管部门到底什么态度?

  阚凯力:我觉得从一开始主管部门是就禁止到限制,限制到最后完全的就是放任自流吧。

  王志:这和他们以前的态度好像有很大的改变,原来是禁止的,为什么会有这种改变?

  阚凯力:因为这里面牵涉到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电信它持有处于垄断地位,甚至可以讲天然垄断地位的这个市话,所以怎么对待这个企业今后的发展,我说这里面是继续把这个打破垄断,这个引入竞争这个问题一直进行到底呢?还是首先考虑一个企业的利益。这又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思路。一个是从消费者利益出发,另外一个是从企业利益出发。我觉得在某些情况下,就像刚才我讲的,一些监管部门,尤其一些,某些领导,他可能更多的考虑的是企业的利益。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很多人讨论过,如果小灵通不是中国电信在搞,是其他一个企业,甚至说民营企业在搞,小灵通绝对不可能搞到今天这个样子。

  王志:你怎么这么肯定?

  阚凯力:早就把它封了,器材没收了,甚至这么一意孤行的话,人都抓了,你无照经营,违规操作对不对。

  尽管监管部门对小灵通的政策不断放宽,但这种日渐宽松的环境和自身在市场上的优秀表现并没有解决小灵通在身份问题上的尴尬位置。

  王志:那我们也去查了一下,就是信息产业部最近颁布的电信业务分类,里面并没有小灵通。那小灵通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呢?

  阚凯力:没有身份,名不正言不顺,而且确确实实来讲,据我相信有关的人员了解小灵通从经营执照到设备的入网许可证,到手机的入网许可证好像一个都没有,可以说从头至尾全盘的非法经营。

  王志:现在小灵通已经有了1200万的用户,这个数字会不会影响到决策者的政策?

  阚凯力:我觉得从中国电信来讲它没有更好地去考虑消费者的利益,它实际上去拿小灵通去做敲门砖了,他自己直言不讳,说只要给我移 动牌照,谁会搞小灵通这个破玩意,但是对我电信监管作为国家政府我当然要考虑保护所有消费者的利益,当然这里面就是对小灵通即使将来死掉之后,会不会考虑一些善后的措施,是由政府出面,还是由企业出面,我觉得恐怕到时候要看具体的政策来制定了。但是政策肯定会考虑这一切都为了消费者的利益。

  王志:但是对于小灵通你实际上也有一个建议,你建议专门分出来给成立一个运营商,那不就是给了一个身份吗?

  阚凯力:所以我针对小灵通首先不是讲他技术上是先进还是落后,首先讲他破坏竞争的环境,破坏公平的竞争,是一个垄断的延伸,市话天然垄断的延伸,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把它拆分出来单独运营,然后小灵通技术上有没有生命力,能不能够真正地经受市场竞争的考验,我们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非正式的模糊身份并没有阻挡小灵通大举进军各地市场的步伐,它在壮大自身的同时,也刺激了本来竞争就非常激烈的移 动市场。在它的压力下,各地纷纷退出或降低资费或单向收费的优惠活动。

  王志:那对于经营者来说,好像有这么一个印象,小灵通出现了,市场又多了一个移 动用户的竞争者。所以引起一系列的好处对于消费者来说。

  王志:降价促销到底是好处还是?

  阚凯力:我觉得这个应该叫做坏事变好事,刚才我讲的就是由于电信监管的种种不利,甚至包括又是裁判员又是教练员,甚至考虑一方面要维持公平竞争保护消费者利益。又比较过多的考虑了企业的经济效益,这种东西所以我们近年来移 动通讯资费没有能够达到这个与时俱进的及时的资费下调,市场竞争的机制应用的不够,在这种情况下,小灵通它本身是一个落后的技术,但是在促进甚至迫使移 动通讯资费降价来讲,我觉得不可否认起了一些好作用,

  王志:那么多用户选择小灵通一个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价格便宜,那么回过来我想手机的费用就应该那么高吗?

  阚凯力:绝对是应该大幅度下降,现在这个应该更多地引入市场竞争的价格机制,然后让政府放宽改变政府的全国一刀切的政府定价,变成范围幅度比较大,这么一个方式,叫做政府指导价,然后这个政府指导价的范围宽到一定地步实际上就变成市场调节价了,那么这样的话我觉得就是让市场的竞争更多地取缔移 动的资费,而且我从这个移 动通信现在这个企业的赢利水平来讲,降价的空间幅度是非常大的。

  王志:问题是现在降不下来?

  阚凯力:你怎么知道降不下来,那我们就分析分析背后的原因,移 动资费为什么降不下来好不好?我就有这么几个问题。首先第一个客观的情况是我们现在的移 动资费水平,那是多年以前定的,90年代中期定的对吧,当时中国的手机还是大哥大,所以它明显的它是处于一种它这个要高端的收费,哪怕暴利一点,反正本来就这样,有钱买。但是现在都发展到两亿多了,世界第一大网了,已经进入广大工薪阶层了,所以这个应该面向大众,而且市场规模的几十倍,几百倍的扩大,效益的提高,成本是下降,也应该体现在资费上面。所以这么多年不调整移 动通讯的资费是不正常的现象。

  王志:那我们现在这个移 动资讯的水平原来是处于发展的一种需要,现在都变成第一了,可不可以再降呢,标准可不可以再改。

  阚凯力:我觉得不但可以,完全应该改,因为我电信监管就是电信政策的制定上,它首先考虑的必须消费者的利益,你现在企业有30%左右的利润,所有都税后在国际同行同业中,谁看都大惊失色,所以这个说明国家移 动通信资费水平下降的空间非常之大,完全应该引进更多的市场竞争机制,促使它更加迅速地下降。

  王志:那现在执行的标准是96年出台这个政策,对于市场还有多大的指导意义?

  阚凯力:我觉得完全是名存实亡,这个它比如像专门通话费每分钟四毛钱,即使在表面上除了北京、上海几个特大型城市以外,在全国绝大多数地区都全线崩溃,即使在北京上海这些地方以种种名义搞了各种各样的套餐,各种各样的大优惠,所以也光剩一个壳了,我觉得现在正式的在移 动通信资费中引进市场竞争机制是刻不容缓。

  近年来,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电信资费改革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其中,关于移 动电话资费水平的话题更是热中之热。但与大多数人对单向收费的热切期盼不同,作为长期关注电信领域改革的专家,阚凯力坚决反对实行单向收费。

  王志:就降低资费这一点,我感觉您的观点可能跟消费者是一样的。

  阚凯力:对呀。

  王志:像单向收费这件事情,你可以说是站到两亿用户的对立面,

  阚凯力:我只不过是想告诉消费者改变收费方式,不是你的利益所在。降低资费是你的利益所在。如果像你我接电话钱转嫁到打电话钱那块去,消费者没有得到任何实惠,单向收费确实单向了,但是把接电话钱转嫁到主叫方去了,消费者有什么好处,一丝一毫的好处都没有得到,但是引来的后患无穷对不对,所以我一直主张什么呢?资费要下降,但是不要搞单向收费。

  王志:但是问题是现在资费没有降下来,连单向双向收费这个问题都跟着按你说的都讨论没有意义了,那怎么降下来呢?

  阚凯力:这个是这样,首先信息产业部它可以很简单,就是我取消原来的规定的4毛钱一分钟,你一个移 动通讯前提不要拿我这个规定做借口了,我就规定上线是4毛钱财一般分钟,下线是两毛是一毛,是5分,甚至是零。那你就争,充分发挥市场竞争机制,它就会降下来,但是信息产业部首先你不要再继续维持这个4毛钱一分钟的政府定价了。

  王志:那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只要资费降下来了,单向还是双向这种讨论是没有意义的。

  阚凯力:我非常同意,这一点我非常同意,所以不要继续纠缠在收费方式上,这样是一种误导,这个单向收费实行起来非常复杂,远远比我们一般的消费者所想象到的复杂的多,不光解决联通移 动结算的问题让它平衡,那个矛盾就多了,现在互联互通在全国甚至在全世界都是一个所有电信头一号的头疼的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幸亏我们国家是双向收费,所以互联互通这还算一块净土,把这个再破坏了。那损失就很大了。

  王志:您认为可能单向收费会影响到互联互通?

  阚凯力:肯定影响互联互通。

  王志:但是我们看到很多地区已经实行了准单向收费或者单向收入。这些地区好像并没有出现你所说的这种互联互通问题。

  阚凯力:就是你刚才说的准单向或者单向收费,它都是限制自己本网之内,其他的网还是双向的。所以在本网之内实行单向收费可以认为是一种优惠措施促销手段,如此而已。他不牵扯到任何营运商和营运商之间的关系。如果我正式作为一种电信监管实行电信单向收费,那就是所有的营运商和营运商之间也必须搞单向收费了。那这个矛盾完全另外一回事了。

  王志:别的国家单向收费的国家,他们是怎么解决问题,别人做到了我们为什么做不到?

  阚凯力:这个就有其他很多的问题,说到国外的单向收费解决互联互通,这是非常复杂的。我可以这么说全世界一个普遍的问题比如其他国家它有电信法,它有很多仲裁的措施,另外因为国外它一般都是私营的企业,它怕罚而它监管执行执法惩罚的措施要比咱们国内严厉的多。

  王志:那互联互通的好坏可能会影响到消费者的利益,那也不能成其为让消费者过分买单,或者额外买单的一个理由?

  阚凯力:但是我觉得消费者买单或者付费多少这是一个价格水平的问题,它和收费方式是两回事。所以我觉得如果让消费者过多地付费这是资费水平过高的问题,仅仅把双向收费改变成单向收费,并不解决资费水平的问题,所以也就不解决消费者买单多少的问题。

  王志:但是反对你观点的人也提出来,单向收费和资费降低实际上是两种趋势。资费高当然不合理,但是双向收费还是有掠夺的这种嫌疑。

  阚凯力:你说现在双向收费4毛加4毛,如果不降资费水平改称4。单向收费8毛加零那就不会多了吗,一样呀,8毛加零是8毛。4毛加4毛也是8毛。怎么说哪个是掠夺哪个就不是掠夺呢?所以这样消费者他所讲的,无非就是把四毛加四毛等于八毛,改成四毛加零等于四,他认为是不掠夺的。那我说你不就变成两毛加两毛等于四毛不就完了嘛。

  王志:那单向收费到底有没有可能实行?

  阚凯力:我认为没有可能。因为所带来牵扯各方方面面的问题太复杂。你比如说就接电话不要钱手机,你把这种费用转移到市话上去,你就要问问市话的用户同意不同意。对不对。这个矛盾你去协调或者什么之类的,那很复杂的,而且最后人家就要问了,你这个单项收费把费用转加到市话业务上,那到底消费者总体来讲我有什么实惠呀,对不对。

  王志:单双之争最后怎么解决?

  阚凯力:干脆最好解决的办法,就是移 动大幅度的降价。那么单双向收费之争自然不了了之了。
 
(中国新闻网)
| 首页 | 关于大用 | 大用新闻 | 产品技术 | 业界信息 | 客服中心 |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
京ICP证号 京公安网备110108006099号
Copyright© 2002-2011 UNIWAR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